文章推荐

    正确与公平

    生活中众人经常讲公平不公平的问题,我在判断这个问题时逐渐发现,公平这两个字有很强的迷惑性,经常无法确信地认定结果。后来我慢慢认识到,相对而言,正确的一般来看就是公平的,不正确的一般与公平不符。 比如人的出身,就像随风抛撒种子一样,说不定会落在哪儿:在水草丰茂的地方自然容易茁壮生长,在沙漠荒野也许熬不到发芽。这也许是种子母体生存环境所导致,同时莫测的风云的强弱和方向也可能是重要原因。对这种很强随机性的现象,实际最后不论在哪儿都是一种自然,一种必然,也确是一种正确和公平。 不过指不定什么时候风云变化,峡谷里耸起高山,沧海变为桑田,环境又地覆天翻,这是大自然的自然规律所决定的,是一种必然过程。再落于其中的种子也就遇到了与祖辈迥异的生存条件,这种差异又成为新的公平,时间的随机本身对广阔的个体和无限的过去未来之时间上就是一种公平。个体只能感叹生不逢时,却不能抱怨说不公平。 对于人类个体出身环境的差异,比如富二代官二代,他们所享受的一些好的生活条件好的教育条件你认为是不公平吗?但是就他们而言,让他们和贫困儿童一样缺衣少食,使他们父辈的奋斗在他们那里毫无意义是公平吗?再广而言之,人类千万年来祖祖辈辈战天斗地进化而得的统治地位,对地球上其它的生灵而言是否也是不公平?实则上,在打土豪及文革等时期个别错误的做法,如把所有富农以上不论财富积累过程全部打倒批斗才是不公平,把抗美援朝被俘受难归来的坚定的共产主义战士全部开除党籍开除军籍才是不公平,对马云等名人的逼捐和过度要求才是不公平。反倒是,环境、财富、地位,在出生时的差别恰恰是一种广义的公平;在不同家境中成长起来的个体的差别,恰恰也是公平的延续,也同样是公平。这些,或者可以叫做相对的公平,而且绝不应该有绝对的公平,也不可能长久出现绝对的公平。想想大集体、吃食堂时期的一些史料,看看欧美部分国家高福利带来的只吃救济粮的懒汉成群等现象就知道,那种不论干多干少都一样、干好干坏都一样的做法,不仅不会带来社会的进步,反会导致文明的退步。 这可能会使人困惑:若作为出生就拥有财富和地位的人,享受财富和地位的安逸和荣耀是公平的,凭借这些有利因素取得成绩也是公平的,那什么是不公平呢?我认为需要从两个方面看:一是对这些生而不同的人本身而言,不分青红皂白被剥夺去财富和地位是不公平的;二是对他人而言,利用已有的财富和地位或者力量恶意伤害别人是不公平的,比如古代的强抢民女、现在的非法竞争、违反原则的关系之类。人们往往容易将以上两点搞混,才会对别人享受财富和地位的公平性产生疑惑;加上部分恶意推手的故意搅和,一定程度上加大了仇官仇富这种非正常心理的人群数量。 再如打仗冲锋陷阵,需要将军与士兵时刻相同吗?从都作为人的角度想,普通士兵是人,将军也是人,凭啥将军指挥士兵上阵,不公平!但很明显的是,将军动辄脱离指挥位置亲自上阵才是一种错误,那么将军指挥士兵上阵的公平就不言而喻了。 公平如何评判?总须在某种衡量之下,比如:群体的更大的利益。这又让人想起一个伦理学上的著名案例(大意如下):一辆车失控,直行将撞死一群人,立刻变向旁边就是一个小孩。作为驾驶员,已经必死的情况下,转不转向?为了一群人牺牲一个无辜的人,公不公平?再推广观之,人类社会中常常发生的事实,比如妖怪每年吃一个人、西方的圣女献祭等,为了大部分人的利益牺牲个别个体,公不公平?这在历史长河中都在久久地拷问着任何一个有理智的灵魂。 因此, 在令人眼花缭乱的当代社会和尚难逆料的未来中,在需要评价人与人之间、甚或是人与物之间关系的公平时, 不若先问问是否正确,可能公平的问题就迎刃而解了;即便是心中已经有公不公平的倾向, 抛去事物的外衣,不管这种外衣是财富、地位,还是贫困、普通,或者是人类、动物、植物,而是只直看本质就事论事, 结合正不正确再思考一下,说不定也会有新的发现。